公海赌船官网

关于我们

东条英机当初在国际法庭上说了什么话

来源:未知| 标签:东条英机| 发布时间:2019-08-06 04:43| 点击:

  日本战败投降后,罪行累累的东条英机就开始在绝望的混乱境地中挣扎。他每天都很少走动,总是躲在书房里,装模作样地翻阅书报。当时东条英机的心情忐忑不安、极为矛盾,他想无非就是两种结果:第一个就是可能不会审判他,第二个就是审判他,但他对此不愿意接受,因而他做好了自杀的准备。曾在东条英机手下吃过败仗、被迫逃离菲律宾的麦克阿瑟将军怀着私仇,把自杀的东条英机救活后,又恨不得即刻把他掐死。他一再要求把东条英机等人作为乙级战犯,由美国单独审判。但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没有允准。在所有送交远东国际法庭审判的战犯中,东条英机是罪行最大的一个。在审判庭宣布的判决书中列了55项罪行,东条英机一人就占了54项。但在审判的庭审阶段,东条英机却公开宣称自己无罪,并极力为自己开脱。战犯东条英机在法庭上不仅仅为自己的罪行进行辩解,还公然宣称日本发动侵略战争是为了自卫,而且就在法庭把他判处死刑以后,他还以遗言的方式,顽固地为其侵略罪行辩护,蛊惑与煽动日本人民要耐心等待,以图东山再起。他说:“日本曾是亚洲惟一的堡垒,现在满洲已成为使亚洲共产化的基地。美国人还使朝鲜一分为二,这样将来必定产生大乱子。”显然,这个曾经屠杀了千百万人生命的刽子手,在走到他人生末路的时候,仍然对没有能实现帝国梦想心存不甘。在庄严的国际法庭上和确凿的证据面前,东条英机最终被判处绞刑。有人看到,当宣判东条英机死刑的时候,东条英机的嘴角流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。在宣判后等待执行的时间里,东条英机独居一室,受到严格监管。也许是“剃刀”精神已在他的内心折断了,他的饭量骤减,体重急剧下降。但他此时还能克制住内心的不安,表面依然显得冷静。

  东条赋词曰:此一去,尘世高山从头越,弥勒佛边惟去处,何其东。明日始,无人畏惧无人愁,弥勒佛边惟寝处,何其悠。

  1948年12月23日凌晨,剃着光头、身穿灰色死囚服的东条英机被带出了牢房。行刑前,他进入了特设的佛堂去向佛祖“报到”。那堂中悬挂着佛像,案上摆着贡果,堂内还有师在念诵经文,为死囚忏悔。死囚要一个个走到佛像前签下自己的姓名,这时候再镇静的人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了。就连东条英机这个在法庭上一直显得镇定的人,拿起笔时,手也在颤抖。签名完毕,法师高诵经文。东条英机朝着花山叩头称谢,并高呼“天皇万岁”、“大日本万岁”等口号。

  按照惯例,执行人在行刑前均要问一声犯人还有无要求。这时候,别人都不吭声了,只有东条英机开口说道:“吾还想吃一碗日本饭。”

  这个要求不算什么难题,很快,热腾腾的饭菜端了上来。监狱送上的不仅是日本饭,还有西餐的面包和咖啡。

  土肥原等6人仍是没动弹,只有东条英机自己埋头大口大口地往嘴里扒饭。这一顿饭是留恋活人的生活,还是害怕进地狱后成饿死鬼?只有东条英机自己知道。

  行刑室设在鸭巢监狱的一间方形的屋子里。绞刑台高与宽各有8英尺,通向它要登上13级台阶。

  东条英机的脸像一张风中的白纸在痉挛着,昔日用以逞威的小胡子挂上了一层白霜。但他的眼睛里依然燃烧着仇恨。他用抖动的笔迹,在“赴死簿”上签下了罪恶的名字。

  当通往行刑室的铁门打开之时,战犯们的口中不约而同地高唱起了“南无阿弥陀佛”,其中,以东条英机的声音最高。

  东条英机被蒙上了黑布头罩,站到了绞刑台上。当绞索缓缓放下时,有人注意到,东条已经泪流满面。是这个恶魔在忏悔他所犯下的罪恶吗?不是!他是在后悔自己当初自杀未遂,才落得今天这个“耻辱”的下场!

  “呼”地一声,东条英机脚下的活门弹开,他倏地掉了下去,吊索刷地绷直了……

  身材壮实、足蹬马靴的美军上校面向监刑官,“咔”地立正报告:“罪犯业已毙命!”